画坛仰北斗 神采耀乾坤
所属分类:世系源流  发布时间:2013-3-13 18:08:56  查看次数:1786   我要评论(0)

画坛仰北斗  神采耀乾坤

                                                                                                             

 

    近年,我在搜集黄姓名人的过程中,发现了许多彪炳史册、流芳千古的杰出人物。如出生、成长于天府之国的黄筌、黄居寀父子,就是其中典型的代表。他们不仅是黄氏数千年发展史上成名最早、成就最大的画家,也是五代至宋开宗立派的绘画艺术大师,在中国古代花鸟画发展史上占有极其重要地位,倍受后人的推崇和敬仰。

黄筌,字要叔,公元903年出生于成都官宦之家。自幼聪颖伶俐,资质甚佳,《四书》、《五经》过目不忘,诗词歌赋随口吟诵,尤其喜欢丹青,重视写生,表现出超人的艺术天赋,深受父母喜爱13岁时,师从唐末入蜀避乱的著名画家刁光胤学习绘画技艺,主攻竹石花鸟;后师从名家滕昌祐修艺,兼工人物、山水、墨竹,长负奇能。黄筌17岁时即入后蜀禁宫,成为内廷图画府知名画家。19因才能出众而受王衍优遇,得赐朱衣银鱼,奉为待诏。后蜀孟知祥僭位称帝,黄筌知遇依旧,进三品服。公元926年设立宫廷图画院,荣任翰林待诏,主持画院工作。雅好丹青的孟昶即位后,于后蜀明德二年(公元935年)成立了绘事体制更为完善的翰林图画院,让黄筌“权院事,并赐紫金袋”,特示恩宠。所谓权院事,即为画院领导人。画院制定了“按月议疑”的制度,每月定期召开会议,对绘画创作上的疑难问题进行讨论研究,积极开展艺术培训及竞技比赛活动,为培植新生力量,提高画家的艺术水平起到了重要作用。

黄筌担任图画院院长达40余年,主宰了西蜀画院的画风,图画殿庭墙壁、宫闱屏幛不可胜纪。正因如此,朝廷先后加封黄筌为内供奉、朝议大夫、检校少府少监、上柱国,累迁如京副使、检校户部尚书御史大夫,开以画艺得官职之先河。北宋乾德三年(965)蜀主孟昶降宋,黄筌与其弟帷亮、子居宝等随君同往汴梁(今开封)。黄筌凭借自己的影响力和杰出才华进入北宋画院,御封太子左赞善大夫,赏赐甚厚。然黄筌年事已高,故土难离,同时对西蜀的灭亡非常痛心,不幸驾鹤西去,享年62岁。画迹有《桃花雏雀图》《海棠鹁鸽图》等349件稀世珍宝,著录于《宣和画谱》。但作品大多失传,仅存《写生珍禽图》卷,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雪竹文禽图》册页,藏台北故宫博物院;《竹鹤图》画册,流失于海外

黄筌自幼尊师重教,虚心好学,勤思苦练,恩师十分器重,遂将技艺倾囊相授。他悟性极高,一点即通,修艺皆能举一翻三,从不蹈袭他人陈迹;因而学力由浅渐深,由偏至全。同时,他博采众长,向滕昌祐学画花竹,向李升学画山水竹树,向孙位、张南本学画人物与墨竹,向薛稷学画鹤禽,“资诸家之善而有之”;内化于心,外化于形,艺工精进。尤对刁光胤的竹石花鸟技法用功最深,将格法加以增损立意出新,练成一专多能的本领。他既擅长宫廷禁苑中的奇禽名花,亦能画佛道、人物、山水,笔意豪瞻,脱去格律,“全该六法,远过三师”(宋代理论家郭若虚的评价。三师指名家刁光胤、李升、孙位),青出于篮而胜于篮,成为五代画苑群英中的佼佼者。中国工笔花鸟画自唐代边鸾开始,就以下笔轻利,用色鲜明见长,黄筌正是沿着从边鸾到刁光胤这条道路而创为一种新体并促使工笔花鸟画达到成熟期。他善于以独出心裁的构思、生动的造型和工整细丽的画法,创造充满朝气的“富贵”效果,深得宫廷贵族的青睐。其优美的笔触、极细的线条勾勒配以柔丽的赋色线色相溶,几乎不见勾勒墨迹;笔法细腻,骨肉兼备,形象丰满,情态逼真,动感十足。凡山花野草,幽禽异兽,溪岸江岛,钓艇古槎,莫不精绝。绘画风格综合刁光胤、孙位等名家特点,独标高格,自成一家。如我国现存最早的花鸟画珍品《写生珍禽图》,神情生动,工致挺秀,其表现翎毛、昆虫等自然物态的精确性及艺术形象的审美趣味性,确已达到妙造自然、出神入化之境,显示出非凡的艺术功力。难怪“明四家”之一的文征明赞曰:“自古写生家无逾黄筌,为能画其神,悉其情也。”

为了塑造花鸟的动人形象,黄筌十分重视观察和体会禽鸟的形态习性,追求物象神态的刻画,坚持艺术写生。如范镇《东斋记事》曰:“黄筌,黄居寀,蜀之名画手也,尤能为翎毛。其家多养鹰鹘,观其神俊,故得其妙。”广政七年(944),淮南与西蜀交好,赠送白鹤数只。蜀主孟昶钟爱有加,遂命黄筌写生绘于偏殿壁上。黄筌心意贯通,欣然举笔,以超人的观察力和艺术概括力画了一幅《六鹤图》,将白鹤警露、啄苔、理毛、整羽、唳天、翘足等动作、神态栩栩如生地描绘了出来。“精彩体态,更愈于生”,再衬以白露苍苔,蓝天白云,气象万千。由于画上的仙鹤形神兼备,惟妙惟肖,常将众鸟引来庭前嬉戏和观看,增添了喜庆气氛。蜀主及朝廷大臣赞叹不已,遂将此殿命名为六鹤殿(见《益州名画录》卷上),黄筌更是名声大振。当时蜀中的画家都不擅画鹤,只有画家薛稷以画鹤出名。自从黄筌画六鹤之后,朝野传颂,贵族豪门纷纷送厚礼请黄筌为他们画鹤。薛稷自此声名顿减,当时有俗谚云:“黄筌画鹤,薛稷减价。”五代以后,画鹤的人大都师承黄筌六鹤的画法,影响十分深远。据传广政十六年,皇宫里新建了一座八卦殿,需要美化装饰墙面,孟昶命黄荃在四壁画上花、竹、石、雉、雀等物。黄荃奉命耗时数月,精心绘制,终于完稿。这年冬天,有外国使臣来宫中进献贡品,其中有一价值珍贵的白鹰。白鹰看见殿内四面都是花草、雀兔,误以为是活物,两眼顿时发亮,腾空而起,朝着一支野雉冲去,却撞在了墙上;可它还不死心,一次又一次地向墙上的“活物”扑去,直扑得精疲力尽,倒在地上,外国使臣见此情景无不口瞪目呆。孟昶十分惊喜,连称黄筌为当世奇笔,并命翰林学士欧阳炯撰写了一篇《壁画奇异记》旌扬其事。黄荃的杰出成就,成为中国古代花鸟画一座重要的里程碑。

黄筌虽身在宫廷,却没有一般官宦趋炎附势的陋习,绘画既能保持艺术家的禀性和本色,固守艺术规律,又能独具慧眼,尊重前代大师的创作。据《宣和画谱》记载:蜀后主王衍得到了一幅唐代名家吴道子画的钟馗真迹,图中钟馗蓬发怒目,左手捉一鬼,以右手食指掐鬼的眼睛,笔力遒劲。王衍对此画爱不释手,诏黄筌一起观赏,认为“吴道子画钟馗用右手第二指鬼的眼睛,没有力。不如改用拇指更有力道”。于是命黄筌修改,然后交他御览。黄筌经细细揣摸,未在原图上修改,而是根据后主的想法,重画了一幅呈上。后主责备他不按命令办事。黄筌解释说“吴道子画的钟馗,一身的力量和神态都着重落在了那个食指上,而非拇指,所以我不好擅自改动,因为动一处而牵全身。为此,我按你提出的要求重画了一幅,可能没有吴道子的原作好,但这样看上去整体性更好,更为自然”。这说明一件艺术品,是一个互相牵连的整体,不能作局部修改而有损整体。蜀后主不是艺术家,乱出主意,而黄筌坚持艺术规律,决不唯命是从,其精神难能可贵。由此可见黄筌对艺术创作的严肃态度。正如谚语所言:“五代起,继大唐,斯文坠,艺遭秧;惟西蜀,和南唐,保珍品,画士奖。蜀画家,推黄筌,有三子,事王衍;写翎毛,先钩线,绘花木,五彩鲜。留作品,珍禽图,画麻雀,画蝉鸩;形体真,神情露,双钩法,极挺秀。吴道子,钟馗图,拇指掐,鬼喉头;帝敕谕,换指头,筌不改,说理由。仕南唐,有徐熙,林木美,蜂蝶起;画春兰,写秋菊,山水障,色美丽;黄与徐,大手笔,黄富贵,徐野逸。”黄筌奉命为宫殿、寺院创作了许多精美的壁画,处处呈现精谨艳丽的富贵气象,深受人们喜爱;他创作的画卷,西蜀政权还作为珍贵礼品赠送各国,促进了绘画艺术的交流。

在继承和弘扬黄派艺术的过程中,黄筌第三子黄居寀可谓居功至伟。黄居寀,字伯鸾,公元933年出生于成都,为五代、宋初著名他聪慧豁达,幼习家学,勤奋刻苦,更兼耳濡目染,得乃父悉心指点,学识丰赡,功底深厚。善绘花竹禽鸟,精于钩勒,形象逼真,鲜活传神;兼擅奇石山景,丰采卓立,气韵生动。进一步发展了“富丽画风”,“画艺敏赡,不让其父”,甚至画“怪石山景”,超过其父,成为黄派成就最大的继承者,在中国绘画史上常以父子二人并称。黄居寀曾任后蜀翰林待诏,多画殿廷墙壁和宫闱屏幛。黄筌去世后,黄居受到北宋太祖、太宗的赏识和恩宠,命他为朝廷搜罗人才、鉴定名画,并执掌北宋宫廷画院,成为画坛叱咤风云的领军人物任朝请大夫、寺丞等职,后奉命出使成都府。由于黄居身体力行地提倡和弘扬黄筌画风,黄派画风在宋代宫廷中占据了90余年的主导地位。他创作了很多作品,仅《宣和画谱》著录的就达332件,然传世作品仅有台北故宫博物院收藏的《山鹧棘雀图》。

黄筌开创了中国工笔花鸟画派之先河,是花鸟画历史上最为重要的大师。其“体制精绝”的新体画,使工笔花鸟达到至高的境界,形成了影响深远的“黄筌画派”(西蜀画派),名扬海内外黄派之画(也称为北宋院体画)多写宫廷中的珍禽瑞鸟,奇花怪石;用笔工整,设色堂皇,其风格称为“院体”。黄筌之弟黄惟亮,三个儿子黄居宝、黄居山、黄居寀继承家学渊源,高扬风帆,皆入北宋翰林图画院,成为名盛一时的丹青高手,促成了黄派艺术的发扬光大。据《宣和画谱》的记载,他们的画法“自祖、宗(指宋太祖、太宗)以来,图画院为一时之标准,较艺者视黄氏体制为优劣去取”。其权威性之大,在中外绘画史上实属罕见。黄筌的画,代表着院体画的风格特征,尤受皇家推崇,与江南的徐熙各竞所长,交相辉映,称“徐黄”;两种不同的画风形成了五代、宋初花鸟画两大流派,有“黄家富贵,徐熙野逸”之誉。黄家的“富贵风”,大约体现在两方面:一是作品的题材。宋人郭若虚认为画家的志趣和生活环境决定了作品的题材,并指出黄氏父子长期生活在宫廷,感同身受,所以“多写禁苑所有珍禽瑞鸟,奇花怪石,今传世桃花鹰鹘、纯白雉兔、金盆鹁鸽、孔雀、龟鹤之类是也”。作品满足了帝王贵族的好奇心与热衷富贵的心理需求。第二是作品妙在设色。黄筌画花鸟,先用墨笔作精细的勾勒描绘,再敷以色彩。如果墨线被色彩掩盖,则再以色彩复勾;显得浓丽精工,极为富丽。故其技法称之为“勾勒填彩”。画风则显得旨趣浓艳,颇有“富贵”趣味。此精工画法,改变庸人简朴的画风,意在造型的准确性和色彩的渲染,力求刻画内在的生命力,使画物“骨气丰满”。正如《梦溪笔谈》所言:“诸黄画花,妙在赋色,用笔极精细,殆几不见墨迹,但以轻色染成,谓之‘写生’”。

黄筌不仅集五代宫廷绘画艺术之大成,而且承前启后,对宋代乃至后代的绘画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画风延续数百年。除成就卓著的黄居寀之外,赵昌吴元瑜崔白、赵佶等花鸟画家,在黄派画法的基础上都有所发展。赵昌、吴元瑜极重写生,所绘花鸟形象生动逼真,极具生气。崔白不但重视写生,而且用笔勾线更为轻盈,与黄居寀的画风相比,生气尤盛。花鸟画发展到了南宋,承继这一画派的著名画家有李迪、李安忠、林椿、吴炳等。所作花鸟用笔精细,设色典雅,形态逼真,富有生气。元代的工笔花鸟较前代的又有变化。代表画家有钱选、王渊、边鲁、陈琳和张中等。钱选师承赵昌,然其创作变“院体”的工丽细密为清润淡雅,极富文人气质。王渊、边鲁所作花鸟,不似黄筌的工整富丽而变得简逸秀淡。而陈琳、张中突破了宋“院体”细密工丽的程式为粗疏简率。这一方面由于文人画的影响,另一方面也是水墨写意画风冲击的结果。明代的工笔花鸟,由于明前期“院体画派”的影响,创作呈现百花齐放的局面。他们在师承黄筌父子和宋人工笔重彩的基础上,形成了形象准确、技法严谨、色彩艳丽的风格,其中又以边景昭和吕纪成绩最为突出。两人所作工笔花鸟,形态各异,传神入妙,敷色鲜艳富贵而沉着不艳,布局皆合法度而不乱,极具写生造化之妙。工笔花鸟发展到清代,成绩突出者有王武,蒋廷锡、沈铨、邹一桂等人,另有“海派”中的任薰、任熊、任伯年;近代国画大师张大千,也曾学习“院体”画法。由此可见,黄派画风对中国花鸟画的创新发展、繁荣昌盛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

黄筌父子勇立时代潮头,成为五代至宋的泰山北斗,若是没有坚韧的意志和顽强的毅力,没有矢志不渝的艺术追求和开拓创新的精神是根本不可能的。为此,我们在为他们感到骄傲和自豪的同时,更要以他们为学习楷模,鼓足干劲,发愤图强,为祖国的富强、人民的幸福和黄氏家族的繁荣兴旺做出最大的贡献!

关键字:画坛仰北斗 神采耀乾坤  来源:www.ybhs.net 【我要评论(0)


联系方式:黄常青 电话15892533099; 黄光富 电话0831-3700309.13909092188.QQ694385673; 黄天朝 QQ464199979 电话13118018866 在线留言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0 京ICP备09111873号 www.ybhs.net
 佛山网站制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