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届中华辞赋北京高峰论坛纪实
所属分类:古今名人  发布时间:2013-3-13 22:14:12  查看次数:1643   暂无评论

  赋山放歌动乾坤

       ——首届中华辞赋北京高峰论坛纪实

                                      

     在繁花似锦、风光绮丽的初夏时节(529日),首届中华辞赋北京高峰论坛在北京梅地亚中心拉开帷幕。200余位海内外辞赋作家、文化名流及特邀记者聚首北京,以中华辞赋的传承与创新,如何服务中国经济发展、文化繁荣、民生康乐、社会和谐与民族复兴为议题展开研讨。资阳赋家黄奎与名家马识途、魏明伦、徐康、张昌余、潘成稷作为四川的代表应邀参加盛会。
  本次论坛由中国碑赋文化工程院、中国新闻文化促进会、凤凰卫视、香港《文汇报》等联合主办。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习近平,国务委员、国务院秘书长马凯及全国政协副主席、文联主席孙家正致电祝贺。通过其它方式致贺的有: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主席沈鹏、原陕西省委书记张勃兴、广东省人大原副主任张汉青、中华诗词学会会长郑欣淼、中国作协副主席高洪波、经济日报原总编艾丰,光大集团董事长唐双宁、深圳报业集团董事长黄扬略等。全国人大副委员长许嘉璐出席论坛开幕式并致辞,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副署长、中国新闻文化促进会副会长李东东致开幕词。
    
李东东对辞赋的特点及发展历史进行了简要的概括、回顾、展望。她说:辞赋是中华民族共有的精神财富,振兴辞赋必须依靠各界共同努力,有普及才有提高。辞赋集诗、词、散文、韵文等文学体裁于一体,辞赋写作需要才华,更需要作者的思想境界、宽阔胸襟和体察民生的人文情怀。笔墨当随时代,这次高峰论坛对继承弘扬辞赋优秀文化,推动我国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弘扬中华优秀文化传统,具有积极意义。会上,她背诵了范仲淹的《岳阳楼记》,赢得热烈掌声。尔后,许嘉璐就辞赋的社会意义与人性关联、辞赋文化的弘扬等方面作了高屋建瓴的阐述,其曰:今天的文学形式多种多样,社会应当容纳辞赋这一朵奇葩的存在;通过辞赋的创作与传播,以“爽社会之耳”——在一片嘈杂声中,吟述一种情怀,并在一定范围内影响我们的诗歌,甚至影响我们写文章、包括学术论文;我们不要固守辞赋规矩,但宜谨守其传统;辞赋的形式与特点与中华民族的观念有关;诗以言志,通过抒情、直抒胸臆而反映时代;一个英雄辈出的时代也是一个“有诗”的时代,作好传承,并可能产生流传千古的辞赋作品……

     著名学者饶宗颐、沈鹏、郑欣淼等为峰会发来了贺信贺词。会上,播放了红学宗师周汝昌与国学大师霍松林寄言盛会的精彩录像。周汝昌说,辞赋创作与研究一定要重视四个字,即“考”(考本探源),“保”(保存保护),“导”(开启未来),“表”(表扬表彰)。霍松林坦言:世界各国几乎都有诗歌、散文、戏剧、小说四种文体,而辞赋则为中国所独有。从这一意义上说,中华辞赋是中华文学的独特代表,在中国乃至世界文学占有重要地位。而有数千年悠久历史的辞赋文学,不仅在漫长的发展过程中求变求新,而且深刻地影响了其它文体的创作。他表示,赋学已经振兴,各地都在普及,在普及的基础上提高,在提高的指导下普及,循环往复,则大盛于大汉盛世的辞赋必将在现代意义上大盛于中华盛世,又一次掀起美文学创作之高潮。

中国碑赋文化工程院常务副院长、《中华辞赋》社社长闵凡路主持会议并致辞:辞赋是中国古代先人心血浇灌的文化奇葩,我们有责任继承这一民族文化国粹,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和民族复兴事业服务。现代赋家要在继承前人基础上锐意创新,讴歌以改革开放为核心的时代精神,坚持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民族精神和以中华崛起为中心的民族情怀。” 随后作了《关于辞赋传承创新之历史责任与时代要求》的主旨演讲。97岁高龄的文学大家马识途对中华优秀文化强大的生命力充满信心。他认为,诗词歌赋要发展,必须随时代之潮流,应群众之需要,进行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锐意改革。不改革将无法趋于繁荣,甚至必然趋于衰落。他对中国诗坛未来发展提出自己的希冀:传统诗词和新诗都是中国的诗歌,其创作者都是中国的诗人,应彼此尊重,互相学习,取长补短,共同发展,实现比翼齐飞,共同为繁荣中华诗坛、创制中华新体诗歌而努力。文化界高级领导及文艺大家廖奔、程树榛、王树成、张岳奇、吴昊、孟繁锦、郑伯农、赵化勇、敢峰、龚克昌、林岫、周笃文、魏明伦、孙继纲、袁瑞良、孙福有等相继发言,围绕着辞赋未来的发展,或直抒愿景,或建言献策,或剖析利弊。该院副院长、《中华辞赋》总编黄彦就赋家必备的十二要,即有思想、有学问、有哲学、有才华、有童心、有野心、有疑心、有贪心、有爱心、有脾气、有利润、有底气进行了精彩演讲。

这次论坛,是我国层次最高、代表性最为广泛的辞赋盛会。与会代表就如何传承辞赋文化、繁荣辞赋创作、弘扬时代精神、推动社会进步等进行研讨并达成共识。黄奎作为论坛35人书面发言人之一,以《打造辞赋精品,永葆攀登精神》为题进行了演讲,颇受好评。 会上,许多诗词书画名家向组委会赠送了自己创作的作品29日组委会举办了专场晚会表演丰富多彩的文艺节目,许多赋家登台朗诵自己创作的作品,舒展情怀。国内及港澳各大报纸、电视台及百余家网站争相报道本次论坛的盛况,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反响强烈。

会议期间,我相继拜访了马识途、魏明伦、敢峰、林岫、黄彦、周笃文等大家,并与钱明锵、姚平、陈逸卿、孙五郎、于海洲、王铁、韩邦亭等名流高手进行切磋交流。97岁的马老仍然思维敏捷,精神矍铄,纵古论今侃侃而谈。他说四川乃辞赋大国,汉有司马相如、扬雄、王褒等赫赫有名的大家。这几年四川的辞赋发展很快,涌现了大批作者,势头良好,形势喜人。我们要因势利导,团结广大赋家重振声威。尔后,他还兴致勃勃地朗诵了为庆党的九秩大寿而创作的“满江红”及“念奴娇”。会议结束前,全体通过了《中华辞赋北京宣言》及筹建中华辞赋家学会、创立中华辞赋屈原奖的建议,扛起振兴辞赋之大旗,走在时代前例。

 

打造辞赋精品  永葆攀登精神

——黄奎在中华辞赋北京高峰论坛上的讲话

 

中华辞赋经几千年的蓬勃发展,留下许多脍炙人口的辞赋精品,成为人们仿效学习之典范。所谓辞赋精品,是指思想水平高、独创性强、文采粲然且具文艺审美价值并经历史检验、被大众认可的优秀作品。其主要特征是思想精深,特色突出,技艺精湛,情感澎湃,能深刻反映事物本质,具有强烈的艺术震撼力。

改革开放后,辞赋等传统文学枯木逢春,赋坛焕发勃勃生机。但辞赋创作与其它姊妹文体相比却明显落伍,尤其缺乏针砭时弊、振聋发馈、倍受欢迎的辞赋精品。有的人尽管“出道”很早,在创作中却进步不大,建树甚微;有的大家作品很多,却缺少让人眼睛一亮、拍案叫绝的精品。其根本原因是缺少深刻的理性思考及创新突破的勇气,不能以独特的眼光审视生活,并从历史潮流及社会嬗变中寻找闪光点;学习创作缺乏追求,吃老本走老路,自觉或不自觉地重复别人、“抄袭”自己;创作缺乏个性,比如网站报刊上的众多人物赋,大多似曾相识,不少句子还能共用;有的通篇除个别地方外,尚能从此人套用到彼人身上,很少通过典型事例来反映人物的性格特征、生活命运及精神风貌,缺乏独创的唯一性。四是思想内容贫乏,主题提炼欠佳,空话套话太多,铺陈堆砌过重,论述缺乏义理,难以打动人心。

经过近年的学习探索,我认为要出精品,应从几方面做起:

一、苦练杂家成专家。 此杂家专指博学多能、功底深厚并兼擅各体之长的通才、全才,与战国时形成的杂家流派同有“于百家之道无不贯综”之特点。杂是面,专是点,点面结合而升华,就会呈现出崭新气象。纵览中华赋史,凡大家者也多是响当当的杂家。当年陆机在《文赋》中,曾对杂及各子各体的特色作过精典概说。练成杂家和专家之唯一途径就是览群书,采众长,勤研习。俗语云:“五谷杂粮最养身”。只有什么都吃,善吃善喝善消化,方能营养丰富、身强体壮;只有广纳勤收、博学深究,方能懿识丰深,纵驰自如。

二、打造风格特色。布封说:“风格即人”。如同人未见面能辨其声一样,不看文章署名一眼就能认出是谁的手笔。作者的个性色彩通过独特的精神气质、思维方式、语言风貌、表述方法等体现出来,形成创造价值。创作最忌重复、趋同、跟风、扎堆、克隆。重复自己和重复别人乃创作之大敌。黄彦曾说:“重复别人,自寻死路;重复自己,自寻短路”。一辈子写几篇佳作并不难,难就难在不断出新出彩,别开生面。篇篇超越似不可能,唯一可能就是督促自己不走老路,篇篇不同(雷同)。即使一座小山丘,也要小得俊俏,尽显峥嵘棱角。同时,出色的赋家应是一个思想家或哲学家。具有政治家的眼光、思想家的深邃、哲学家的睿智,言人之所欲言,言人之所不能言,言人之不敢言。马尔说:“一个能思想的人,才真是一个力量无边的人”。作品有思想深度,才有震撼人心的力量。

赋家要树立“唯有文章假不得,唯有精品继世长”的思想,以极端刻苦的精神勤奋探索,即使十年磨一剑也在所不惜。据说名传天下的《三都赋》,左思曾用了十年工夫打造。即使今天被公认的精品,也许不久就会被日益汹涌的精品浪潮所淹没。所以,我们应增强打造精品辞赋的自觉意识及危机意识,不断充电,加快步伐,缩短与高手的差距。创作应彰“大化”之功,善于化词、化句、化典,用自己的语言表述方式化而入赋。努力学习己不能为而别人能写的好东西,提升写作水平,彰显个性风采。在我所处的四川,就有许多赋家非常用功,如魏明伦、流沙河、何开四、徐康、张昌余、李镜都有非常鲜明的风格特色。

三、实现创新超越。创新突破,是持续发展和实现腾飞的推进器。服务行业有句俗语:没有最好,只有更好。首先要坚持高标准严要求,制定目标,督查学习创作,励志奋进。创作如同爬山,尤需耐心和毅力。不怕步伐慢,就怕左顾右盼。山越高越艰难,但只要咬牙坚持,循序渐进,就可积跬步为大步,翻过一道道山岭。学海无涯,创无顶峰;天外有天,人上有人。只要自己还能动脑、动笔,就要坚持不懈。尤其在身体、精力兼不济之晚年,更须有矢志不渝的追求精神,方能延长其艺术生命,焕发第二个或第三个“青春期”。同时,赋家应有“苞括宇宙,总揽人物”的胸怀及“控引天地,错综古今”之视野,有超越前人、超越自我及“剖破蕃蓠成大家”的勇气。不断催发创作激情,挖掘智慧潜能,增强原创动力。创作也如跳高,在达到一定高度或身体极限时,每上升一格都极艰难。但只要善于总结,扬长避短,成绩或能步步攀升。去年我在写《资阳赋》时就颇有感触。初稿同一人物又兼写其遗迹,内容不甚丰富,浮词过多。二稿充实了内容,但人物特点彰显不够,文质相融欠佳。最终五易其稿,才基本满意。尽管我的作品距精品的要求尚有差距,但只要勤研苦学,哪怕每天只前进一寸,终有一天能达夙愿,实现新跨越。有名人说:“自强不息者,终能得救”,这句话道出了我的心声。

 

关键字:  来源:www.ybhs.net 【暂无评论


联系方式:黄常青 电话15892533099; 黄光富 电话0831-3700309.13909092188.QQ694385673; 黄天朝 QQ464199979 电话13118018866 在线留言

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9-2010 京ICP备09111873号 www.ybhs.net
 佛山网站制作公司